四个男人一套西装 石一枫

小李说,他就是光着去,也能进那家******。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我觉得对不起他,也对不起另两个兄弟。在宿舍,我自己把自己孤立了,跟谁也不说话,也没人再跟我说什么了。后来小李没有又买西服,因为他果然被那家******录取了。老董、小钟和我也找到了工作。录取我的就是那天去面试的地方。都找到了工作以后,大家又成了兄弟,有说有笑,吵吵闹闹的,可我总是想起那件西服。我过去打算,头两个月的工资先给家里买点东西,我还有个弟弟上中学呢,母亲的眼睛不好,连花镜都舍不得配,但现在我打算,先给小李买一身西服。虽然他可能不需要了,但我一定要给他买一身西服。

      受访人:王业 北京某大学四年级本科生湖北人22岁 

  采访人:石一枫
   王业是一个瘦小的男生,头发刚剪过,四六分,但剪得生硬了些。身穿棕色的化纤棉衣,牛仔裤已经分辨不出颜色了。

    很多生活不富裕的大学生都穿着这种批发市场买来的衣服,冬装大概一两百块钱就能解决一身。不知道为什么,他显得对自己的衣服很尴尬,不停地把棉衣的衣襟摆弄来摆弄去,手在牛仔裤上蹭着。 

  我是农村来的,这你可能也看出来了。看不出来?这么说就不实在了吧。当初我们宿舍的四个人刚见面,谁是农村的谁是城里的,老师一眼就看出来了。她对城里来的小李说:“你生活不能搞特殊化啊。”这话是好话,我们也跟着笑了。但我笑得挺辛酸的,不知道另外两个兄弟什么感觉。

  我们一个房间,只有小李是长春的,他家里好像是******的干部,条件挺好的,一身耐克、苹果之类的名牌。其他三个都是老少边穷,这就是农村包围城市。

  不过得承认,小李是个好人。刚混到一起,他就请我们吃饭,就在学校外面的小饭馆,大家喝了十瓶啤酒,气氛很火热。

  进入了找工作的时间,大家都忙着考试面试。考试还好办,面试最困难。那就是西服。人家说女人有一件衣服,一辈子只穿一次,那是婚纱,男人的西服也差不多——上了班以后,有谁会成天那么笔挺呢?可是现在面试就得穿西服,大公司面试穿西服,小公司更得穿西服,越不用穿西服的地方越得穿西服。越没起色的地方越得穿西服,不穿的话,人家觉得你不重视,你自己也心虚。没办法,买。 

  可是根本买不起。商场里,一般的都得三千多,好点的得上万。批发市场有二百多的,那是民工西服,跟乡下人一样,也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人家说,穿那样的西服就直接到建筑工地去找工作好了。

  只有向小李借了。小李有一身登喜路,那是专门为工作投资的。刚开始大家都开不了这个口,后来老董心一横,说:“小李,别的事不好意思麻烦你,这次实在得求你帮忙了。”小李很激动地说:“你要是说求,我就不帮你。”老董很感动,说:“管你借西服。”小李很痛快就借了,他说他的面试还早,把担架留给更困难的同志吧。这让大家都很感动。

  老董穿着西服,看起来就不像老董了。我们三个,都有隐隐的愿望,都愿意看起来不像自己。老董的面试据说是很成功的,走时精神焕发,回来神采飞扬。我们看着“有品位”的老董,大家都动了念头。我说:“老董,你看你,穿着西服有了感觉,都舍不得脱了吧。”老董立刻把西服脱下来,整整齐齐地放好。

  第二个借西服的是小钟,他要去面试的是一个国家机关。小钟的个子矮,穿着小李的西服显得大,但是即使拖拖拉拉的,也是有品位的拖拖拉拉。几天以后我去一个公司面试,也穿着小李的西服。我对着镜子摆着造型,真是人靠衣装啊。

  自从开了这个头,我们一旦面试,就穿着小李的西服去。想起来有点可笑,过去人穷得一贫如洗,才一家人轮流穿着一件衣服出门呢。现在没有那么穷了,也轮流穿一件衣服。老董引申道:“我们真是好到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这样说,大家又感动起来,感到真是好兄弟。小李开玩笑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们可以穿一件衣服,可不能追同一个女人。”大家笑得非常响亮。

  但是再往下,事情又变味了。面试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经常是同一天,两三个人都要面试。假如小李面试,自然没得说,他的西服他先穿。但小李没有面试,其他两个人又有面试的时候,应该谁穿呢?老董说:“摸扑克好了。”有一天,小钟没有摸到黑桃,但他可怜巴巴地和老董商量:“你不是特别看重这个面试吧?我今天要去的公司很重要的,也许会要我呢,我已经过了两轮了。”老董虽然把西服脱了下来,但是说:“下不为例。”大家的脸色都不好看,只有小李说:“你们尽管穿好了。”

    从那时候起,我们曾经嗤之以鼻的潜规则回来了。老董、小钟和我觉得应该报答小李,洗衣服、打水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人说:“小李,你去看看女朋友吧,我帮你好了。”而帮助小李的人,往往就是今天穿西服的人。小李刚开始还不好意思,但是女朋友、打电脑、看电影的诱惑对他非常大,几次以后,他接受得很坦然了。我不舒服得很,我想,我们不是说好了君子之交的吗?怎么一件西服就让人变得这样快。

  但是只能这样,因为找工作太重要了,西服太重要了。那天小李先向大家预约了:“明天我有一个很重要的面试,是一家******的北京分行,我要穿西服。”大家都说:“好好。”恰好我第二天要去一家公司,已经是第三面了,到了决定性的时刻。前两次都穿着西服去的,这次没穿,人家会不会认为我不重视了呢?如果这么功亏一篑,那就太可惜了。我想,找工作是一辈子的事,西服也就是一辈子的事。为了一辈子的事,我只能求一求小李。

  我避开别人,偷偷对小李说:“小李,我们商量一下。”小李说:“什么事?”我说:“明天你几点面试?”小李说:“十点。”我说:“凑巧,我八点面试,也很重要。能不能先让我穿一个小时,我出来就把西服给你送回去?”小李说:“你就算一出来就回学校,大概也来不及。我还要从学校去******呢。”我几乎绝望了,说:“我带着衣服去,面试完了就去******找你,在厕所现换下来,给你穿。”小李居然说:“好主意。”

  事情就这样说好了。可是计划很完美,实际却往往出差错。到了第二天,我穿着西服去面试,面试完了只有八点半,就赶紧往小李面试的******赶。为了不耽误他,我几年来第一次打了车。可是快到******的时候,却赶上堵车了。车足足有二十分钟没有挪动几米。那边小李已经发短信催促了,我急了,就下了车跑起来。我跑了足足两公里,为了抄近路,从一条到处摆摊的小胡同跑过去。可是跑得太匆忙,没看见周围,把一个人的蔬菜摊撞翻了。我先看看西服,好在没有事。这时候不能耽误时间了,只能赶紧跑。摊主还在破口大骂,我就飞快地跑了。但跑了不远,就被人拦住了。原来这里摆摊的人都是一伙的,他们被我惹急了。我知道我做得是不对,可是我有特殊情况。人家可不管,他们就把我揍了一顿。

  那天我没敢去******找小李,因为西服已经被扯烂了。一个兜像屁帘一样掉下来。我也不敢回宿舍,因为耽误了别人后面的面试。我在街上游荡了一天一夜,正是冬天,我顶着大风,哆哆嗦嗦地走,身上穿着一万块钱的破西服。

  后来是宿舍里的三个哥们儿一起出去找我,在学校门外的网吧找到了我。本来我打算在这里再过一夜的。看见破西服,老董和小钟什么也没说,小李还是大大咧咧地说:“我那工作,没有西服也没关系,去了我才知道,那儿的领导有一个是我妈的熟人,我妈已经从东北打电话说好了。”

  小李说,他就是光着去,也能进那家******。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是我觉得对不起他,也对不起另两个兄弟。在宿舍,我自己把自己孤立了,跟谁也不说话,也没人再跟我说什么了。后来小李没有又买西服,因为他果然被那家******录取了。老董、小钟和我也找到了工作。录取我的就是那天去面试的地方。都找到了工作以后,大家又成了兄弟,有说有笑,吵吵闹闹的,可我总是想起那件西服。我过去打算,头两个月的工资先给家里买点东西,我还有个弟弟上中学呢,母亲的眼睛不好,连花镜都舍不得配,但现在我打算,先给小李买

一身西服。虽然他可能不需要了,但我一定要给他买一身西服。

  后记:一个多月以后,王业给我打来电话,说他给小李买了一身西服。下个月就可以给他母亲买花镜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