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命运的老板

       傍晚,重庆,一个农民工模样的年轻男子,站在这座城市仅有的一件法拉利跑车专卖店橱窗前。他衣衫褴褛,背上有一大片汉渍。一个老年人走过去,又一个路人走过去,只有那男子长时间站在那里,面对咫尺之外那团红色的火焰,默默地,作了一次生命的预约。   清晨,武汉,一个穿劣质化纤布西装的北方胖汉爬上那座著名的长江大桥,他做小本生意的钱被人骗了,女朋友跟人跑了,他认为如今只有从桥上跳下去,成为明天《楚天都市报》社会新闻版的头条,才能对得起他与这座通衢大城的人生姻缘;然而他刚在桥栏边做了一个慢动作造型,便停下了……彼时,他抬起头——看到了从武汉关钟后缓缓升起的那轮美艳得不可思议的粉红色朝阳!他泪流满面地问自己,凭什么?凭什么我要去死?老子偏不!   千里之外,琼州海峡,一个打道回府的愣头青小子把一条红黄蓝三色的游泳裤抛下甲板。渡海一年,他花光了自己在内地跑歌厅酒吧推销冒牌红酒的全部积蓄,把内裤都穿成网眼,可除了落下一身黑色鉴人的皮肤和一只溃疡穿孔的胃以外,他从大陆带去、压在出租房枕头下整整三百多天的那条游泳裤,连海水的咸味都没有尝过!彼时,他眼望那正被漩涡吞没的梦想般的三原色,不由想起了齐秦的那首老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深夜,贵阳,一个长发披肩的姑娘拖着一只四轮车行李箱急匆匆朝着一辆出租车跑去。她的身后,是一幢政府机关大楼,几分钟前,他最后一次锁上自己在大楼内那张办公桌的抽屉,最后一次靠在窗前眺望了筑城贵阳的万家灯火,最后一次电击了自己那台办公电脑的关闭键——从这个风清月明的夜晚开始,他变成了一个自由人——在太平洋西海岸,正等她的加盟。 这是一个欲望骚动的念头:一成不变的生活,一成不变的人际关系,一成不变的乡土概念,一成不变的财富安排,正在被打乱。梦想飞翔,精神升华,连空气中都充满了创业的冲动。“还不晚,还不算太晚,但是如果再不行动,就真的太晚了!”大江南北,每个人都在心里对自己说。闪光或者湮灭,创业或者守成——每个人都站在一堵墙的面前,墙的那头,是机会的天空,选择的天空,苍鹰翱翔的天空:而墙的这边,是你一直希望冲破的命运的蛛网……那么,你还在等什么呢?帷幕已经拉开,好戏即将登场,你就是舞台上那个主角。扼住命运的咽喉,你的故事,我的故事,他得和她的故事,成千上万创业者的故事,下海人的故事,像一幅幅水墨长卷——就这样,展现在神州背景的山水之间。此刻,我想对你们说,对跳上21世纪商业大舞台的那些知名或不知名的新旧主角们说:抬起头来——你看,在你命运的地平线上,正升起一轮美艳得不可思议的中国朝阳!推开夜的窗,对流星说愿望给我一双翅膀,能够接近太阳我学着一个人闯荡创业让我飞翔梦想是神奇的营养促使我开放想赚就赚要赚得漂亮就算没有为我鼓掌至少我还能够勇敢的自我欣赏想赚就赚要赚得坦荡就算这舞台多么空旷总有一天,能看到挥舞的荧光棒。
      人是需要有梦想的,它是人生奋斗的动力和源泉,是一切努力的方向。但梦想花树不是空幻和虚化出来的,也不是靠空洞的说教说出来的,虽然梦想与现实存在距离,但只要志向不干涸、追求不枯萎,信念不凋谢,人就会以积极的心态在不懈的努力的坚持抵达儿时的梦想场所,让想飞的梦想成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