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凉了

  虽然天已经转热,但窗户外边的风钻进来,凉凉的,这才记得父亲只穿了一件单衣。拿起外套,悄悄走进隔壁的屋子,给他披上,父亲似乎没有察觉,专注地写着他的教案。他太忙了,以至于周六周日都在给学生们上课。给父亲和自己各冲了一杯咖啡,浓浓的、香喷喷的,放在父亲桌前,父亲看了看,对我微微一笑。我走出房间对自己笑了笑,双手捂着那杯热热的咖啡,真的好香啊!
继续阅读“咖啡凉了”